wap for this page 欢迎访问 新闻活动报告网,社会动态新闻

当前位置:新闻活动报告网 > 国际 >

种族大屠杀与圣战屠杀中的马里女孩:我想要和爸爸一直在一起 ... 国际

国际     来源:网络     发布:2020-10-18 05:16:38     手机版

原创 译言赞赏 译言
当安娜想起父亲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薄荷糖和姜糖的味道。安娜一家住在马里中部的村子里,父亲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宗教领袖,白天经营一家商店,晚上带领着村民们祈祷。
“当我乖乖听话的时候,爸爸经常从商店里带牛奶和小糖果给我,”12岁的安娜看着自己干裂的双手说,“我很想他,我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
几个月前,当蒙面的持枪歹徒来到平静的村庄大开杀戒的时候,安娜的小小世界崩溃了。“他们闯进了我家,枪杀了我的父母,然后烧了我家的房子,”安娜哽咽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在莫普提郊区的难民营里,安娜坐在一张破桌子旁,她陷入了一场风暴的中心——马里中部正陷入种族大屠杀和圣战屠杀,她努力去理解这场风暴。幸存者说,蒙面的歹徒们烧毁了他们的房屋,残害年轻男子和孕妇。
散布在干旱的萨赫勒地区的几代人一直生活在岌岌可危的和平中,当圣战分子从撒哈拉沙漠奔来时,一切都变了。极端分子挑拨民族分裂,让村庄之间展开争斗,造成了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一。去年,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有5000多人丧生,被迫逃离家园的人数增加了四倍,高达110万人。
这场危机可以追溯到2012年圣战分子入侵马里北部。2013年,法国军队将他们赶回沙漠,但武装分子和枪支器械慢慢向南蔓延,进入马里中部,越过边境进入了布基纳法索。
几十年来,马里中部一直被腐败的精英所忽视,马里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圣战分子利用该地区三个主要民族之间的冲突获取土地——富拉尼族(主要是牧民),多贡族和班巴拉族(主要是农民)。
2015年,圣战组织领袖卡蒂巴•马西纳呼吁建立一个伊斯兰富拉尼国家,该组织现在是强大的基地组织联盟的一部分。在圣战组织开始猛烈攻击非富拉尼社区和军事哨所时,马里政府却退却了。数百名班巴拉和多贡人加入民兵组织,开始攻击富拉尼村,他们指责富拉尼村帮助了圣战分子。
政府支持民兵组织,认为这是控制失地的一种方式,对2017至2018年间发生的数十起小规模大屠杀视而不见。多贡民兵得到了通过路障的特别通行证,甚至与军队一起巡逻,据说政府军还给这些民兵配备自动步枪。
去年3月,多贡民兵壮起胆子,在奥戈萨古村杀害了170多名富拉尼人,使局势达到了危机点。在南部首都巴马科的抗议活动后,政府被迫控制这些民兵的行动,但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合上。民兵武装组织的数量成倍增加,富拉尼民兵发起了数十起报复性袭击。布基纳法索农村的大部分地区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那里的少数民族民兵开始杀害富拉尼村民。
与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结盟的圣战分子正从混乱中获利,因为暴力循环,他们的队伍里源源不断地充实着愤怒的新兵,想要从内部摧毁萨赫勒国家。世界粮食计划署最近的一份评估报告说,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需要粮食救援的人数去年增加了100万,达到大约330万,主要是因为暴力活动,人们无法正常耕作。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在这些国家,极度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儿童人数在去年增加了70万,达到近500万,很大的一个问题是学校教育。圣战分子厌恶西方教育,并将目标锁定在农村地区的教师,这迫使马里和布基纳法索的3500多所学校关闭,超过75万名儿童失学。
在莫普提的一所学校,有着400多名学生的校长皮埃尔说,他们已经被难民潮压垮了。他在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他的朋友们因为试图教授法语等课程而遭到绑架和谋杀。“恐惧深入人心,他们身上发生的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人道主义者表示有越来越多的儿童被武装组织利用,年轻的男孩在家人的压力下加入民兵组织或圣战组织。一名联合国工作人员表示:“圣战分子有时会给孩子们1.30英镑,让他们在路上放炸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办公室的萨里夫·卡姆珀警告说:“如果这些儿童没有在学校接受教育,毫无疑问他们会被卷入武装组织,那么冲突将继续下去。”
即使孩子们安全了,冲突给他们造成的伤痕仍然存在。来自意大利非政府组织COOPI的穆萨·西塞仍在马里中部工作,是为数不多的心理学家之一,每周都会帮助数百名有着心理创伤的孩子们舒解心结。西塞表示:“当他们第一次到达难民营时,许多人会在夜里尖叫着醒来。”当他试图通过让孩子们画一些家乡的标志物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时,许多人画出了死亡、破碎和毁灭的场景。
暴力的发展导致了绝望的和平谈判,这些谈判基本上不成功的,涉及道德武装分子的绝对数量实在太大了。“在阿富汗,只有塔利班和官方政府,”一位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但在这里可能会有着上千个不同的组织,小到村庄级别,这使得问题更加复杂,更难解决。”
非洲战略研究中心的劳伦斯-阿伊达·阿穆尔表示,极端分子想要打破解决冲突的传统方式,想把双方社区领导人作为目标,这使情况变得更糟。如果找不到解决方案,许多人担心种族屠杀可能会进一步向南蔓延,让圣战分子乘势而上。
在莫普提中心医院,来自国际红十字会的医生们不辞辛苦地在救治伤员,但暴力每个月都在加剧。23岁的农民玛马杜坐在拥挤的医院病房里,摔断的腿悬在床边。几个星期前,一些人包围了他居住的村庄,开始肆意屠杀。“死了很多人,当人们试图逃跑时,他们被枪手放置在村庄周围的炸弹炸死了,”他慢慢摇着头说,“在这场战争中,只有参战的人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他们来到、开枪、放火。为了世界和平,我愿意付出一切。”
原文标题:‘They come, they shoot, they burn’: How escalating horror in the Sahel has left more than a million displaced
原文地址: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2020/03/02/come-shoot-burn-escalating-horror-sahel-has-left-million-displaced/
原文作者:Will Brown
译者:你喜欢吗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整合发布
——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editor@yeeyan.com

原标题:《为了世界和平,我愿意付出一切》
阅读原文

标签:马里 布基纳法索 民兵 圣战 安娜

本文地址:http://www.hdjbxg.com/guoji/gwqqpnojj.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安徽首家!皖仪科技今登陆科创板
下一篇: 王毅同布隆迪外长尼比吉拉举行会谈

热门标签
    [:标签]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E-mail:ainba_cn@163.com
copyright © 2012-2019 www.hdjbxg.com 新闻活动报告网 - 新闻活动报告网,社会动态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