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for this page 欢迎访问 新闻活动报告网,社会动态新闻

当前位置:新闻活动报告网 > 国际 >

探访马其顿假新闻工厂 ... 国际

国际     来源:网络     发布:2020-03-26 12:19:08     手机版

colnago c60,12389,童瑶街头大片

>

 维勒斯位于马其顿腹地,这个地方也曾经辉煌过,有过繁荣的工业。当地居民不无骄傲地回忆说,曾有一段时间,维勒斯是前南斯拉夫人口第二多的城镇。

 在最近一轮美国大选的最后几周,马其顿一个叫维勒斯的小镇突然在美国声名远扬。这个人口仅5 .5万的小镇竟然拥有至少100个支持特朗普的网站,其中很多充斥着各种耸人听闻的假新闻,靠吸引流量来赚取广告费。一名中学生1个月就赚到了2 .7万美元,而马其顿的平均月工资才371美元。维勒斯的故事折射出互联网和个人出版时代日益严重的假新闻问题。

 鲍里斯发布的第一篇关于唐纳德·特朗普的文章描述了这名总统候选人如何掌掴了一名和他不同观点的男子,据说事情发生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次竞选集会上。当然这事并未真正发生过。鲍里斯在互联网的某个角落找到这篇文章,他的网站“每日趣闻”(D aily Interesting Things)需要内容,于是他一字不变地剽窃了这篇文章,连标点符号都未改动一个。他将链接张贴到了社交网站脸书上,并提供给了几个关注美国政治的群组;让他惊讶的是,这篇文章被分享了800次。那个月(2016年2月)鲍里斯靠着自己的网站赚到了150美元的广告费。他觉得相比继续读高中,自己找到了更有效利用时间的方法,于是不再去上课。

 鲍里斯并非他的真名。他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害怕因此被镇上的人孤立。鲍里斯居住在巴尔干半岛小国马其顿一个叫维勒斯(Veles)的小镇上。这里的人已经厌倦了特朗普这个话题。维勒斯给人一种小社区的感觉,很多当地人都选择沉默,不愿接受采访,因为大家怀疑他们这种乡下偏僻小地方突然备受关注的原因并不是很光彩。

 在美国总统选举最后几周,维勒斯突然被卷进地球上这场最受关注的政治游戏中;《卫报》和B uzzfeed网站披露,这个人口5.5万的马其顿小镇竟然拥有至少100个支持特朗普的注册网站,其中有很多充斥着耸人听闻的虚假新闻。(希拉里·克林顿即将被刑事起诉是一个特别流行的主题;另一是教皇表示支持特朗普。)这些夸张的新闻为这些网站吸引了不少的流量,网站主人也靠着谷歌的A dSense等自动广告引擎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据《纽约客》去年年底的一篇文章描述,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大选前的最后一周“像是患有强迫症一样”不断地谈论维勒斯和这个小镇如何靠假新闻大发横财。

 在维勒斯,创造这些网站的年轻“企业家们”同样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去年8月至11月期间,鲍里斯靠着他的两个支持特朗普网站赚到了近1.6万美元。而马其顿的平均月工资才371美元。

 小镇“企业家”

 18岁的鲍里斯身材瘦削,有点驼背,长着一双灰色眼睛,头发剪得贴近头皮,蓄着短短的胡须,几乎烟不离手。他爱听黑帮说唱,喜欢的歌手包括:声名狼藉先生(N o-toriousB.I.G .)、吹牛老爹(PuffD addy)和武当派(Wu- T angC lan)。看了B.I.G.自传电影《声名狼藉》后他萌生了去纽约布鲁克林区旅游的想法。在他的想象中,那是一个黑帮团伙和时髦人士聚集的地方。他似乎是一个性格温和又健谈的人,除了比较另类的幽默感,他对自己和小镇维勒斯有着清晰的认识。他说,他最终会离开维勒斯,因为当地实在没有多少前途。留在家乡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当个啃老族,要么在咖啡厅打零工。如果你热衷健身还可能尝试保安这个职业。小镇边上有几家工厂依然定期招工,但是薪水少得可怜。“在我们这里,真正的工作赚不到钱,”鲍里斯说,“而靠谷歌A dSense赚钱又不能算真正的工作。”

 鲍里斯的英语说得磕磕巴巴,断断续续,绝对没有好到能够连续几周每天完成5-10篇关于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文章的程度。但是,对他而言,幸运的是,选举唤起了美国无数网站的能量,这些网站以工业化的规模制造伪装成新闻的谎言。这些右翼媒体更看重意识形态而非事实或新闻道德。

 而维勒斯创造的是一种更为极端的现象:一种完全不讲道德的冷酷企业,它本身既无意识形态信仰,也丝毫不关心美国大选的结果。这些活跃于脸书网站,发布各种大选新闻的马其顿人并不关心特朗普赢得或输掉白宫宝座。他们只想赚钱,用以换回各种物质享受———汽车、手表、手机,或是去酒吧畅饮。这件事情最令人不安的地方在于:互联网帮助这些年轻人轻易通过不道德手段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他们的行为可能间接影响了半个地球之外的政治选举结果。

 维勒斯位于马其顿腹地,这个巴尔干小国被群山围绕,人口只有210万,大小相当于美国佛蒙特州,近年来部分地区开始兴起旅游业,但游客们无法在任何旅行指南上找到维勒斯。从首都斯科普里沿着破败的高速路开车到这里需要一个小时。瓦尔达尔河穿过镇子中央,随处可见的红瓦房屋分布在低矮的山坡上。这个地方也曾经辉煌过,出产过革命家和知识分子,有过繁荣的工业。一家名叫Porcelanka的陶瓷工厂曾经拥有4000员工。当地居民不无骄傲地回忆说,曾有一段时间,维勒斯是前南斯拉夫人口第二多的城镇。

 然而,1991年马其顿独立后,维勒斯日渐衰落。工厂被关闭;工作机会消失。当地足球队FK Borec由于连连惨败一下子从甲级队跌落成三流球队。镇上唯一的一家电影院也在15年前关门倒闭。镇子中心地区枯萎荒废,2005年左右,几个在德国和奥地利靠贩毒致富的人“荣归故里”,他们的慷慨消费一度创造了经济复苏的假象,但很快这个贩毒集团就被警方破获,维勒斯又恢复了破败荒废的景象。

 对于在维勒斯土生土长的鲍里斯而言,他的故乡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他的父亲是镇上的管道工。像其他小孩一样,鲍里斯整日在古老的奥斯曼钟塔或河边溜达,在咖啡馆或酒吧打发时光。他踢过足球,但后来发现自己更擅长这种体育运动的电子游戏版本。后来他加入了一个《反恐精英》游戏俱乐部。大约两年前的一天,鲍里斯在上学路上看到一辆宝马车停在路边。“咦,这是怎么了?”他心想,“我最喜欢的车竟然出现在这个破镇子上。”他到处打听,但是似乎没有人知道宝马车的主人。后来在一家咖啡馆里,他遇到了《反恐精英》俱乐部成员亚历山大·维勒科夫斯基。“亚历山大,我看到了一辆宝马4.”鲍里斯对他说。维勒科夫斯基说他就是那车的主人,是他用在网上赚的钱买的。

 在维勒斯,亚历山大和博尔斯·维勒科夫斯基兄弟可谓大名鼎鼎。他们创建了一家健康食品网站,因此绰号“健康兄弟”。两人的网站H ealthyFoodH ouse.com由乱七八糟的减肥、美容、自然配方和其他秘方堆砌而成。网站靠广告赚钱,给出的建议包括:在床单下放一块肥皂,以此减少夜晚抽筋;用自制甜糖浆增加红血球。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靠谱的网站在脸书上却拥有200万关注者;每个月能够吸引超过1000万独立访客。

 偶遇宝马车后,鲍里斯决定自己创办一家网站。他已经知道互联网有钱可赚;在他17岁的时候曾经为M icorW orkers.com打工,是遍布全球的网络水军中的一员,“喜欢”一段YouT ube视频或发表一则评论可换取0 .1美分的报酬。打定主意后,他很快采取行动,并从G oDaddy购买了几个域名,包括Gossip-K now lege.com(八卦知识)和D aiyInterestingT hings.com (每日趣闻),建起了基本的W ordPress(博客平台)网站,往里面塞入体育、名人、健康和政治新闻。所有文章都是从其他地方剽窃而来。(鲍里斯拿出他的手机,登入W ordPress以证明他确实是这些网站的所有人。)特朗普掌掴陌生男子的新闻火爆了好几天,鲍里斯很快意识到美国大选这个潜力巨大的话题,于是他迅速又创建了N ew Y orktim esPolitics.com (纽约时报政治)网站。不但名称相似,网站外观也和《纽约时报》的主页非常相似,专门登载关于美国政治的剽窃文章。《纽约时报》给鲍里斯发了一份“立即停止令”。收到那封电子邮件时鲍里斯正在外面,他吓坏了,甚至赶不及回家,立刻就用手机关掉了这个网站。8月,鲍里斯又创建了PoliticH all.com (政治殿堂)网站,几个月后他名下的网站又增加了一个U SA Politics.co(美国政治)。此时,他才开始真正大笔赚钱。

 “拷贝粘贴”作坊

 鲍里斯建立了一个工作流程。他每天分几个时段在网上搜寻支持特朗普的文章,将它们拷贝粘贴到他的一个网站上;如果 阻止简单的拷贝-粘贴,他再打开笔记本文档,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将文章打出来。发布文章后,他立刻转去脸书,将文章链接分享给一些支持特朗普的群组,比如“MyA m erica(我的美国)、M yH om e(我的家)、D eplor-ables(可悲事实)、FriendsW hoSupportPresi-dentDonald J.T rum p(支持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朋友们)。特朗普的支持者群组的人数通常比克林顿支持者群组要多几百甚至几千个。所以如果要吸引更多读者,通过它们发布文章显然是更简单的选择。(去年7月,鲍里斯曾用了一周的时间尝试用假新闻吸引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是我遇到过的最精明的人,“他说,”他们不轻易相信任何东西。你的帖子必须拿出可靠的证据才能让他们相信。“)

 他用自己的名字和其他约200个专门为这个目的购买的脸书账户张贴这些链接(买一个俄罗斯名账户只需要10美分;买一个美国名字账户则需要50美分。)他张贴的最受欢迎的一篇新闻获得1200次分享。鲍里斯隐约记得那篇东西好像是和特朗普提出的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修建隔离墙的提案有关。鲍里斯还学会了一些让网站更赚钱的技巧:比如,将文章切断,中间插入广告。这样一来,五分之一的访客会点击广告,从而提高他的R P M (每千次印象收入)。他的R PM在15美元左右徘徊。在金钱刺激下,鲍里斯干劲十足。“每天晚上我会炮制四五篇第二天分享的帖子。早上醒来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脸书上分享它们。然后我外出喝咖啡,回家后再找更多新的文章,将它们张贴到我的网站上,再去分享它们。然后我和朋友外出放松,回家后继续找文章,继续在脸书上分享。”

 当他广告引擎终于开始获得回报后,鲍里斯开始购买各种东西犒赏自己,比如新衣服、一台宏碁笔记本电脑、奥赫里德湖度假游,等等。他的手机上存储的众多照片纪录了他曾经有过的奢侈生活。“我不停地‘买、买、买’简直停不下来。”有一段时间,鲍里斯的所有朋友都建起了类似的网站。大家都变得有钱起来。他们经常成群光顾维勒斯的三家夜总会中的一家。点一瓶100美元的香槟,用来摇晃喷着玩。“我不喝香槟,”鲍里斯说,“我买来喷着玩,立刻成为全场焦点!”他只选最贵的名牌买。“莫奈、罗伯托·卡瓦利、杰克·丹尼尔斯。”他说着做了一个仿佛是招呼酒吧招待的手势,“这才是人生。每个人至少得体验一下真正的生活。”

 鲍里斯依然会上夜总会,但他说自己对昂贵的东西已经失去兴趣。“我对它们不再感兴趣。”其实他的想法究竟如何并不重要。去年11月24日,假新闻的不良后果在美国引发广泛关注,谷歌公司停止在他的网站上发布广告。鲍里斯张贴在U SA Politics.co上的最后一篇文章是一份调查问卷。问题是:“你是否支持立即驱逐所有非法移民?”在鲍里斯分享这个链接的一个脸书群组上,这份问卷被分享292次,有361人发表评论。看上去他似乎挖到了宝。但是,紧接着谷歌广告消失了,鲍里斯也对“新闻出版”失去了兴趣

 网络淘金热

 早在特朗普角逐美国总统之前,马其顿就已经有不少人发现了从网络淘金的游戏。虽然谷歌和脸书在美国大选之后曾经采取大规模清扫行动,这个不光彩的行当可能还会继续存在下去。米克·塞西尔科斯基(M irko Ceselkoski)早在2000年初就开始了网络淘金大业。他建造了七八家网站,内容围绕肌肉车(专指那些外观张扬、动力强大大、适合用来炫富的土豪车)、名人或超级游艇,所有网站都面向美国读者,因为美国读者的价值是其他国家读者的三倍。塞西尔科斯基说,他每天工作五六个小时,每个月就能挣到约1000美元。很多马其顿人都有大把空闲时间;该国的失业率在24%左右,相当于美国的6倍。

 2011年,塞西尔科斯基当起了网络致富教练。一开始,他在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开办为期6周的讲习班,现在他通过网络提供同样的课程,推出了各种学时三周的学习模块。交425美元学费,他的学生可以学会如何建设、宣传网站,如何吸引人流。三分之一的内容介绍了如何玩转脸书。健康兄弟曾经学习过塞西尔科斯基的课程。2016年初,多名后来创建特朗普支持者网站的维勒斯人也报读了他的课程。他们的“成就”让他吃惊。“我从来没有教我的学生捏造假新闻,”他说,“也许他们觉得自己能够逍遥法外,或许这些东西更吸引眼球。”他的口气就像一名骄傲的物理学教授谈论他的学生如何误打误撞发现了全新的热力学。在美国大学结束后,塞西尔科斯基的几名学生惊慌失措地打电话给他,说谷歌公司撤掉了广告,还欠了他们一部分广告费没有支付。据塞西尔科斯基说,有一位年轻人指控谷歌欠了他6万美元。

 美国大选期间,塞西尔科斯基恰巧在拉斯维加斯,特朗普的胜利让他深感震惊。并立刻想到了维勒斯的网站经营者们。“有可能,也许,他们改变了几个百分点。”

 但鲍里斯坚决反对这种观点。在他看来,他和他的同事们发布的“新闻”本来就是从美国网站上剽窃来的。他们只不过将这些文章复制粘贴到了自己简陋的网站上,怎么能够对一个如此强大的国家产生任何影响?“如果美国人希望希拉里·克林顿获胜,那么她早就赢了。是他们投票选择了唐纳德·特朗普。所以特朗普赢了。”然而,在一切尘埃落定后,鲍里斯发现很难不去关心这个结果。

 去年12月的一天下午,他坐在一家咖啡吧内,此时马其顿议会选举刚结束两天。在这个巴尔干小国,政治选举同样受到虚假新闻的影响。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的众多网站指责左翼反对派领袖佐兰·扎伊夫(Z oran Zaev)想要把国家分裂成两个分别由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族主导的国家。选民们信以为真,导致扎伊夫的阵线以微弱少数落败。这整个过程都让鲍里斯觉得心灰意冷。他觉得人们过多卷入政治了。“人们互相争斗。兄弟俩分别支持不同政党,并为此争吵不休。”他摇了摇头,“媒体正在对我们进行洗脑,人们就像盲从的绵羊。”

 现在鲍里斯的日子过得很清闲。大多数日子,他和朋友们到咖啡店聚会。无论天气多么寒冷,他们都会选择一张位于阳台上的桌子,方便吸烟。除了交谈闲聊之外,他们另外一半的时间都花在摆弄手机上。鲍里斯还没考虑过是否要回去读书。但他三心二意地设想过,要不要去学编程,然后为微软或苹果之类的公司工作。但是,首先,他想要建造更多网站。脸书和谷歌发布了筛查假新闻和不实信息的新系统,但是,它们无法防范在互联网各个角落流通的所有谎言。鲍里斯可能不会再去涉猎政治题材假新闻,但其他还有很多有趣话题,很多可供剽窃的内容,世界各地还有很多潜在读者,足以让他凑够点击量,购买一辆他梦寐以求的宝马车。

 “成功”典范

 鲍里斯还在为宝马车奋斗时,维勒斯更成功的假新闻供应商早已买车买房。迪米特里是维勒斯另一名靠假新闻大发横财的少年,他同样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据他自己介绍,去年6个月里他至少赚了6万美元,远远超过他父母两人的收入。他的收入主要来源也是美国新总统的支持者。“在社交媒体参与度方面,谁也比不上特朗普的支持者,”他说,“所以我们都专注于特朗普。”关于希拉里·克林顿的帖子同样有火爆的潜力,前提是它们必须是负面报道。“我主要关注她的邮件门丑闻;她的邮件内容;班加西悲剧;还有她的疾病问题。”迪米特里补充说。他个人并不讨厌希拉里,也不是要蓄意抹黑她,他的唯一目的是让自己的帖子获得更多的点击量。他最受欢迎的两则新闻的标题是这样的:《新鲜出炉:奥巴马挪用司法部资金支持克林顿竞选》、《爆炸新闻:奥巴马拒绝离开白宫,他要继续执政!》

 对于他的新闻可能对公众观点产生的影响,这名少年毫无悔意。“我又没有强迫别人送钱给我。”他说,“有人卖香烟,有人卖枪支。这些都不违法,为什么我干的就违法了?香烟还能致人死命呢。我又没有杀死任何人。”

 就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 B C )的记者采访迪米特里的同一个周末,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一名枪手在一家比萨饼店开枪射击。他告诉警察他的作案动机源于在网上看到的一则新闻。原来,有人在网上发布消息,指控这家名叫“C o metPingPong”(彗星乒乓)的比萨饼店是民主党领导人经营的一个恋童癖团伙的活动场所。当被问到这一事件时,迪米特里说,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更不认识在网上传播这条假消息的人。

 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加上一个联系紧密的社区,意味着迪米特里和同伴们轻松靠网络赚到大钱的消息很快就传播开来,每个人都想分一块饼。当地多数青少年都能说流利的英语,这让他们能够快速浏览西方新闻网站,发现热点内容。迪米特里估计,全镇大约有300人参与了假新闻发布。其中至少50人“收入颇丰”,还有十几个人“大赚了一把”。他谦虚地说,自己赚得不是最多,但也算其中的佼佼者。因为不愿透露其他五名同伙的身份,这个精明的年轻人拒绝给记者看他的谷歌A dSense档案。他同样不愿透露自己的总收入,担心这会让自己成窃贼的目标。但他给N B C新闻的记者出示了谷歌开具的收据,显示去年9月他从这家网络巨头那里获得了8000多美元的广告费。他说这只是他的多个广告账户之一,还不是最成功的一个。在美国大选前一个月,他单月收入达到2.7万美元。

 造假艺术

 如果说鲍里斯经营的是个人作坊,迪米特里的假新闻车间已经小有规模。“这门生意需要每小时、每10分钟甚至每分钟更新,”他说,“我们总是需要新的点子吸引新的访问量。”因此,当世界各地的大量报纸和传统媒体失去广告收入时,迪米特里的谎言帝国却一本万利。他说他雇佣了三名15岁的员工,每天付给他们每人10美元。除了购买新的笔记本电脑、花钱推销他的社交媒体帖子之外,他还将部分收入用于投资地产,这是他和他父母的合资项目。对于儿子的成功,迪米特里的父母非常骄傲,完全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和很多普通记者一样,迪米特里一天的工作从浏览网页开始,他专注于寻找热点话题,利用它们给自己的网站吸引更多流量。他从假新闻网站(包括很多美国网站)上拷贝文章,或者从主流新闻机构截取内容,再往里面添加火爆的细节。他还会张贴一些煽动性的调查问卷,比如:“特朗普遣返所有难民是否正确?”或者“你是否同意特朗普是美国的救赎者?”

 这些内容大多发布在迪米特里自己的网站上,这些网站大多拷贝N B C新闻、福克斯新闻、哈芬顿新闻和其他主流媒体网站的外观。在没有经验的人看来,诸如《爆炸新闻:奥巴马拒绝离开白宫,他要继续执政!》之类的标题看上去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如果读者仔细辨别网址就会发现问题。

 接下来就是各种尝试了,这就好比往墙壁上扔污泥,看哪些能够粘住。“阅读量最大的新闻文章大多包含点击诱饵式关键词,”迪米特里说,“这类词语包括‘哦,上帝、爆炸新闻、突发新闻、哇!’通常是之前从未发布过的消息。如果只是简单陈述‘今天发生了什么’不会有人感兴趣。”

 他和他的同伴每天几十次通过脸书发布新闻。他向记者展示了他自己管理的一个脸书专页,有8.6万人给这个页面点赞。他说他和同伴们一共管理着6个脸书专业,累积得到的点赞数量超过300万。“假如你每天发布10条谎言,读者不可能全部买账,他们最多相信其中的一两条。通常关于克林顿邮件和希拉里的负面报道反响最热烈。”迪米特里说,他在6个月内注册了50多个域名,全部是为了迎合脸书的算法,吸引最多眼球。他声称那段时间他发布的帖子获得了近4000万的页面浏览量。“我们深夜都在工作,几乎不休不眠。有两个月我几乎没有睡过好觉,”他说,“我还要上学,因此只能在晚上工作。”

 他和同伴们将造假当作一门艺术。最初,他们还需要不断尝试,发现可行途径,到后来一切都变得简单而自然。“你逐渐发现人们的喜好,然后投其所好,”他解释说,“比如你发现他们喜欢水,你就给他们水,如果他们喜欢葡萄酒,你就给他们葡萄酒。就是这么简单。”

 在社交媒体上吸引读者是一项挑战。对传统媒体而言,鲍里斯、迪米特里和他们的同伴们在这方面是无比可怕的对手。美国大选后,BuzzFeed网站对虚假新闻网站做了一个综合分析,发现在读者互动方面,它们远远领先于传统纸媒和电视。对此,迪米特里的解释很简单:“因为它们不允许撒谎。”

 在这个奇特的新时代,假新闻供应商们成了校园里最酷的孩子。最成功的假新闻出版商们都“给自己买了房子、公寓或者开始投资地产或其他生意。”迪米特里说,“他们还给他们的女友买了汽车和更好的住所。”

 交税即合法?

 多数人都不愿承认直接参与了假新闻行业,但40岁的的士司机托尼说,他认识的每个年轻人,包括他自己的儿子都参与其中。“我干这一行18年了,认识镇上每一个人,”他说,“我认识16或17岁的年轻人在开始经营网站后给自己买了宝马车。”当被问到,是否对自己的儿子靠在网上兜售谎言赚钱感到担忧?他回答说,“干这个总比贩毒好。”这个态度和维勒斯镇长斯拉夫乔·查迪耶夫(Slavcho Chadiev)惊人相似。“这是否属于违法行为?不,根据马其顿法律并不违法,”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所有的钱都通过正常渠道,每个人都交纳了应交的税款。”对于维勒斯的少年间接影响了美国大选结果的指控,他毫不担心,相反还引以为傲。“站在马其顿公民而非镇长的立场上,如果维勒斯为共和党的胜利作出了贡献,我觉得很高兴。”和很多马其顿人一样,他指责民主党政府在推动马其顿加入欧盟和北约问题上不够积极。由于对其国家名称存在争议,希腊政府一直反对马其顿加入欧盟。该国在联合国的正式名称是绕口的“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相反,镇长先生还记得共和党总统布什于2004年公开认可了他们国家的新名称。

 只有一个问题让迪米特里露出一丝疑虑。当他从其他假新闻网站上拷贝内容时,难道不会担心自己成为帮助他人达到宣传目的的棋子。“当你购买某种产品时,你不会想知道是谁创造了它,”他说,“你不想知道自己的鞋子是谁制作的,因为有谣言说,其中包括非洲童工。也许我并不想知道,因为也许我可能会为这个答案感到难过。反正目前我感觉很不错。”

 原载:《连线》杂志、NBC新闻网

 编译:宇

 假新闻的赚钱方式

 广告商通过以下方式寻找目标受众,那么他们的钱是如何流向假新闻网站的呢?

 ●品牌

 过去,企业会明确地要求他们的广告要发布在哪些地方。现在,广告商日益依靠自动广告分配系统。这一系统根据用户的搜索数据来匹配广告和消费者。

 ●广告技术公司

 这些公司跟踪消费者在互联网上的足迹,在它们访问的网站上发布广告,前提是该网站尚未被列入黑名单。

 ●网站

 发布恐怖暴力、仇恨言论和色情内容的网站很容易被列入黑名单。其他内容并不是那么明目张胆地令人反感的网站都可能成为广告发布平台。因此,即使发布虚假新闻的网站同样可以靠根据用户搜索历史发布的广告赚钱。

本文地址:http://www.hdjbxg.com/guoji/g2nksjjoo.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7月11日亚洲380
下一篇: 民生教育2019年盈利3.86亿元,拟收购TCL教育100%股权

热门标签
    [:标签]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E-mail:ainba_cn@163.com
copyright © 2012-2019 www.hdjbxg.com 新闻活动报告网 - 新闻活动报告网,社会动态新闻